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十二少高手论坛 >

李宗盛:让另一半快乐不是我的责任

发布日期:2021-09-15 20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梁文道:但我觉得爱情不是,真的跟占有是完全两回事。甚至有爱情都未必要占有,而是享有。怎么讲?我总觉得。

  梁文道: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的,什么意思呢?我好像跟你说过,有一回我跟他说过一个故事,就有一天我在我家附近一个小河,看到一个小孩拖着妈妈,然后这河边有候鸟来香港过冬。停在树上很漂亮,这小孩就拉着妈妈手说,妈快看。这就是分享,这是什么意思?就是说我真的就是很奥妙的一种人类的行为。

  梁文道:你听我说,你像他的小孩,他看到一个鸟,觉得很可爱、很好看,他为什么要叫妈妈快看,一起看。妈妈如果看了的话这鸟不会变得更可爱,数目不会增加。

  梁文道:但是他就觉得我跟你一起看很快乐。爱情的分享在于你有,你这辈子你想有一个人,我看到了这个对象,我知道了这个事情,我遇到了这个事情,又多一个人跟我一起分享,然后这不会增加我的快乐,不会让这个东西更美好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很想有这么一个人跟我一起,所谓在一起。而且这个东西是,我觉得人活在世上如此孤单、如此孤独,我们都不敢肯定我是不是存在。我们很需要有一个人去告诉我,你看到这边,你也看到了吗?我感到了这个,你也感受到了吗?来见证我们的存在。

  李宗盛:现在是这样子,我觉得比如说我们常常听到说,你没有办法让我快乐,我跟你在一起我不快乐。是吧?

  李宗盛:我觉得一个关系他不应该建筑在,你的快乐,你希望对方很快乐,就是比如说如果我有一个女朋友,我会跟他讲说,我们两个在一起我没办法让你快乐,就是你的快乐不是我的责任。我能最大限度做到的就是我有什么快乐,我愿意跟你分享。

  李宗盛:你也不必让我快乐,因为你没办法解决我的困难,就我的人生你没办法,你知道我的意思吗?我哪知道你哪时候开心,我怎么知道你在哪边上班,有什么挫折,那是你的问题,不要把你人生的问题变成我的问题。你自己要解决自己的问题。

  李宗盛:对,可是当我有什么快乐的时候,比如说我今天做了一把琴,哎呀,宝贝我今天做一把特好的琴,这我觉得快乐,我愿意跟你分享。我吃什么好吃的,我愿意跟你分享,我看到什么好的电影,多好书我愿意跟你分享我的快乐。可是我并不认为你应该让我快乐,我也不会让你快乐。

  窦文涛:对。你像有些女孩子,她实际希望的是什么呢?你能看到我的心事,像你的歌词一样。哎呀,你应该看我,开不开心,是不是有什么呀。好像她觉得,其实好像男朋友应该起到一个心理医生的作用。

  李宗盛:我讲的就是,反正你要想要就得讲明白,讲明白都要不到。我没办法猜,我够忙的了。你连要什么都讲不明白,我怎么给啊?所以讲明白,你讲明白了,我才能跟你讲我能不能做得到,我才能不能给。

  窦文涛:那我还想问问你,另一种爱情。你这等于进三个女儿又当爹又当妈的了,他们说女儿是父亲的情人,你觉得你对女儿的爱是一种什么?

  李宗盛:我是那种我回家我一定要,我每天一定要抱我女儿,我一定要抱她们,问今天怎么样,我一定要抱,天天抱。我给她们烧饭。

  窦文涛:你像那个《寂寞难耐》,就开始听着像是说话,说着说着他就入了歌了。

  李宗盛:我先要讲什么,然后因为我的作品中分有两块。有一块是写给别人的,比如说我写给莫文蔚的《阴天》。那我就想我要用莫文蔚这个人来投身整个上班族,现代女性的百般聊赖,是吧?生活是内心火热,可是又苦无机会,又百般矜持,如何如何。然后我觉得我是有镜头的,我觉得莫文蔚的人,比如说我这个镜头是往前推的,到她的身体,其实我,反正我写歌的时候就是很多想象了。

  窦文涛:这是,那是不是要有生活根据呢?就是比如说很多很细微的,你比如说我看有些感受我都觉得不是过来人,很难说。

  窦文涛:你比如说什么嫁给你,我问自己要你爱你有多浓,我要和你双宿双飞多冲动,我的内心忽上忽下的真激动。他这个过来人才能知道。

  李宗盛:其实我觉得,创造不能单凭想象,是绝对不可能的。是你可以想像,你可以去,可是都要有一个很基本的根基,有一个底。比如说我在还没有来北京之前,我就写过一个歌叫《飘洋过海来看你》。

  李宗盛:那如果我只空洞的去讲,讲一段情感,这个是不会成立的。这个是我去跟这个主唱金智娟聊过以后,我知道她所有的这些经过,才开始写的。对,所以创造对我来讲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过程,就是我会听,听她讲,她讲什么,因为你的萌发的灵感是要从她跟讲那个事情里面去开始,去开端。你不可能今天谁来邀一个歌,你在家里自己瞎扯。我现在看很多的歌词,就是美则美矣,在每一个顺序、语法、调词、选词用句都很好。可是我听完整个歌,我没有觉得我被感动,没有。现在我看好多歌都是这样子,而且我觉得他们使用文字的能力都比我好。然后他会这样写,那我为什么不会这样写,我为什么没有这样写,他这个形容得真好。最后我又觉得说那我也没有觉得这个歌好。

  梁文道:所以你连做创作,就跟你做其他是量身订作,很多时候。就等于是因为现在有时候我们会遇到一种状况,就是一个歌手他唱一首歌,你会觉得这首歌不应该是他唱。你会觉得这不是他要唱的歌。

  梁文道:但你这个做法就等于是你要帮那个歌手量身订作一首歌,像赵传很明显,帮他做一首歌。

  李宗盛:我大部分的歌都是量身订作的。那就是说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形容一个事情方法,比如说我穿上忧郁的外衣,走进了暮色里。你说你可能你是另外一个写词的,你讲天黑了,我得走了。举个例,他的讲法是说既然人生如何、如何、如何。我就怎么样怎么样。就每个会有不同的讲法,就形容一个情绪。那可是我就会拿,比如说我给窦文涛写歌,我就会想他的样子,包括他人的样子,他的发音,他的整个人他会怎么讲,他会用哪一句,他会用什么句子来讲这个事情。

  虽然李宗盛给这么多女歌手写歌,比如我给林忆莲写歌的时候,林忆莲的这个鼻音有一点点上海腔的这个小的共鸣,跟莫文尉,她们会同样一个句子,她们会怎么讲。

  窦文涛:这个体察,我觉得你这够痛苦的。但是你现在说50岁对于爱情什么有了更成熟,或者更深的认识,你现在对这个爱情基本上是偏乐观,还是偏悲观的看法?

  李宗盛:我觉得从男性的角度来讲,以前比如说我们看的几个女孩,见到几个女孩坐一块,其实心里很快的就会假装虚伪,其实已经锁定一个了。

  李宗盛:然后你怎样他会怎样,如果等一下如何。你就别人看不见的,真的看不见。

  李宗盛:可是我,比如说我认为50岁,我觉得我更能够欣赏不同的女性。今天有五位小姐、女士坐在这里,我会真的。因为我不会去锁定,我对每一个都很好奇,比如长的不好看的,或是什么的。甚至言语粗鄙的。可能我都会去,www.34222d.com,对,我已经过了两个阶段,就是说讲的比较,就是已经过了一心想要把女孩子(糊弄)。

  李宗盛:对。已经过了这个,就是你看几个女孩都可爱就是不同女性有不同可爱的地方。